首页 > 苏商人物 > 钱洪金:强国之路,靠的是企业“身体力行”

钱洪金:强国之路,靠的是企业“身体力行”

  • 苏商会

    2021-09-27 16:56
  • 文:

    杨冠亚
此次新产品都是在“双碳”目标之下所研发的新能源及节能降耗项目,是华鹏在变压器行业的一次创新和飞跃。

 
钱洪金
 
9月18日,江苏华鹏变压器有限公司(下称“华鹏”)在北京顺利举行了新产品的鉴定会,经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和江苏省工信厅鉴定委员会专家认证,此次发布的新产品综合性能达到同类产品国际领先水平,同意通过新产品技术鉴定。
 
据华鹏总工程师陈琪介绍,此次新产品都是在“双碳”目标之下所研发的新能源及节能降耗项目,是华鹏在变压器行业的一次创新和飞跃。
 
而这样的飞跃,在华鹏早已不是第一次。
 
今年以来,华鹏被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评选为“2020年度中国机械工业百强”,110kv电压等级变压器获评“第五批制造业单项冠军”。但这家拥有冠军产品的企业却十分低调,新闻媒体少见宣传,作为行业龙头也迟迟没有上市。这与华鹏创始人钱洪金坚持的实干经营理念不无关系。
 
曾经是军人的钱洪金,1983年从部队转业到常州溧阳县工业局工作,1986年来到濒临倒闭的溧阳县电机厂担任厂长。而这家摇摇欲坠的工厂,正是如今华鹏的前身。钱洪金仅用了三年便将这家工厂扭亏为盈,使其起死回生。
 
从破败的电机厂,钱洪金如何让华鹏成为今天领跑变压器行业的领军者?在华鹏新品鉴定会之后,苏商全媒体围绕企业经营理念与未来发展布局等话题对华鹏董事长钱洪金进行了专访。
 
“创业最难的是做大,经营最难的是做优”
 
华鹏的成就,从破败的溧阳电机厂起步,可以说是从0到1,从无到有。
 
在钱洪金来到溧阳电机厂之前,这里管理混乱、人心涣散,10年间换了10任厂长。从部队转业的钱洪金在重重困难面前并没有退缩,他和员工吃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和员工推心置腹地交流;率领班子成员深入基层,加大企业节支力度,压缩管理成本,加强内部管理,将这家濒临倒闭的小厂迅速发展成溧阳利税大户。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聊起这段外人看来艰难的创业时期,钱洪金却很是轻描淡写:“创业时期,我们是从无到有,只要有信心有恒心,就一定能干好。”刚起步时的华鹏,正处在当时国内经济腾飞,电力需求变大所带来的变压器行业的迅速发展期,国家电力行业需要企业去填补技术和研发的空白,而华鹏正瞄准了这个方向不断深耕。
 
在钱洪金眼里,对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是需明确前进的方向和恪守的道德标准。“这个社会很大也很多彩。创业的人很容易只看到成功的人所获得的鲜花,而看不到背后的困难。所以,创业最重要的是去明确你要做的事情,另一个就是要有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要被蝇头小利所迷惑,要坚定地做一家诚信的企业。”
 
对现在的钱洪金来说,真正困难的事情是将企业做优。尤其是创业之后,企业“从有到优”的过程令他有些头疼。
 
对于近两年的华鹏,虽然势头正盛,但经营状况并不符合钱洪金的预期,这与当下的国际形势严峻还有疫情的蔓延不无关系。疫情影响带来的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导致基建投资成本上升,电力建设的速度也会随之变慢。这是华鹏今年遇到的第一个问题。
 
但让钱洪金有些忧虑的是企业用人问题。这个问题并不是如今华鹏独有的,而是整个制造业都面临的困境。
 
“现在由于用工紧张和用工成本问题,很多基建中标准化的产品生产线今后会使用大量的机器人等智能化工具代替人类去制造。可能原本一个工厂需要1万员工,但智能化之后用人数量可以压缩90%,也就是我们讲的‘黑灯工厂’。”钱洪金说。
 
智能制造革命浪潮,一方面带来的是工厂成本的降低与效率的提升,但一方面也让钱洪金为企业员工的未来忧虑。钱洪金认为:“用人方面还存在就业观念的问题。一个是现有的员工如何保持竞争力留存下来。另一个是如何为企业吸纳新鲜的力量。变压器行业是一个传统行业,和电力发展配套,电器在升级,我们也要发展,所以员工一定要有傍身之技,否则就业会非常困难。”
 
在提升员工幸福感方面,钱洪金也有自己的心得:“做到八个字:安全、健康、快乐、富有。”
 
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安全生产无需多言,在健康方面,钱洪金在公司里设立了健身房,提倡员工健身,保持健康体魄。同时华鹏更倡导员工在公司内部挖掘自我价值,不断学习、不断提升。而落实到薪资待遇,钱洪金则非常肯定酬劳对员工的激励效果:“企业要做到按劳分配,尽可能把职能部门的效率提高。像我们的设计人员,如果有任何创新的,好的方案与建议,只要采纳,可以一次性奖励两年的收益。”
 
不仅是对员工创新的鼓励,华鹏对产能结构、研发技术的不断更新,也正是钱洪金多年来经营成功的一个秘诀。
 
“能源结构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企业应当不遗余力去创新”
 
谈及工业,无法避免的一个话题便是碳排放。
 
电力作为我国碳排放占比最大的单一行业,减排效果对于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至关重要。2020年,我国电力行业碳排放总量约36亿吨,预计未来将达45亿-50亿吨,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需要更有效地推进可再生能源对化石能源的替代,降低电力行业碳排放。
 
关于“双碳”政策下行业的能源结构调整,钱洪金坦诚地表示:“能源结构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而像华鹏这样的企业就需要自觉承担节能减排的责任。在‘双碳’之前,中国的企业在环保方面一直做得不够,很多走出去的产品由于达不到别人的节能减排标准都需要交税。因此对碳排放的管控是我国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
 
正如钱洪金所说,华鹏对于自身的新能源产业布局也在不断进行尝试和创新。近日华鹏所推出的7个新产品,有一个很大的技术亮点就是针对变压器内部进行节能降耗、绝缘控制和短路控制。
 
关于变压器的损耗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负载损耗,又称为铜损,载电流流过变压器线圈,由于线圈本身的电阻,将有一部分功率损耗在线圈中,这部分损耗为“线损”,电流越大,损耗越大,所以负荷越大,线损也越大;另一种是空载损耗,简单来说就是原件自身所承受的损失,即使不通过电流,作为一个电器它自身也有损耗。而华鹏的产品正是将空载损耗降到可控制的最低水平,从而达到节能减排的目的。
 
“在技术层面,华鹏一直是不遗余力去创新,这是实业家所要承担的对国家的责任。”钱洪金如是说。
 
除了主动承担减碳目标的责任,华鹏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不上市。而这个决策也是钱洪金做大华鹏之后一直坚持的一个信条。国家能源局总监李冶曾提过,对于华鹏这样拥有自己的研发技术和单项冠军产品的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投资新的赛道,提升公司市值,都是非常轻松的事情,但钱洪金却一直深耕变压器行业,婉拒资本的介入,这在众多民营企业家中也是很少见的。
 
当问及为何不上市,钱洪金给出的回答也很简单:“可能是我的经营观念比较保守。实业公司要真正给国民、给员工带来好处和利益,但是上市容易被资本裹挟,像现在很多爆雷的民营企业,都是在牺牲别人的利益。华鹏不能对不起员工,也不能对不起自己肩负的责任,所以我就决定不上市了。”
 
“我们背负的是国家的使命,产品代表的是国家”
 
自华鹏2001年改制为民企以来,为全球提供了超万台110kV及以上产品。2020年,全国变压器总产量为17.36亿kVA,是全球范围内变压器产量最大的单体企业。华鹏能够成为当今世界上品种最全、规模最大、信誉最好的变压器制造企业之一,除了靠技术,更是靠对国家的责任感。
 
今年7月,华鹏与中广核合作的兴安盟革命老区300万千瓦风电扶贫项目,这是中国首个风电大基地项目,也是一个对革命老区的风电扶贫项目。这一项目象征着华鹏向中国新能源“无人区”发起冲刺,同时也刷新了国内新能源行业的首台记录。
 
“强国有我”这四个字,就像刻在华鹏的基因中一样。钱洪金认为,对于华鹏来说,强国的内涵就是要做好本职工作,提升产品质量,让自己的产品领先一个时代,才能带领一个行业的前进。
 
“千人走路一人领头。我们作为领头做得好点,大家跟上,那双碳的目标也能完成得更快,而不是由于经济利益的关系相互竞争,我们需要的是共同进步。”
 
钱洪金经常对自己的员工说,华鹏在国际上进出口产品,不是代表华鹏这个企业,更不是代表某个个人,而是代表我们整个国家,所有的员工必须要有为国争光的意识。
 
“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它一定要有好的运行、好的品质,才能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的产品质量是上乘的,这样我们才能有国际竞争力。30年前,中国的产品走不出去,口碑也不是很好,但现在我们研发、技术都能走在世界前沿,对产品质量要求就更要严格,这样才能代表中国。”
 
尽管前年华鹏在出口美国时发生了产品被“没收”事件,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华鹏进军国际的势头。业内更有人调侃,正是美国这一举动,为华鹏打开了国际知名度,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并不是坏事。今年,华鹏出口爱尔兰460MVA 230kV升压变压器由于完成度高、生产周期短、质量可靠,公司额外获得客户14万欧元奖励;同时,华鹏斩获西欧项目全部4个标段总金额1800万欧元订单;公司还通过了法国CSR企业社会责任认证、产品试验中心顺利通过国家CNAS认证。
 
尽管华鹏已经成为单项冠军企业、变压器的行业龙头,但创始人钱洪金却始终秉持着实业家不变的、朴素的办企态度——坚持品质、服务、诚信三大法宝,带领华鹏低调又踏实地书写中国变压器传奇。
 

苏商会微信群现已上线!光速入伙,请加:苏商会小秘书(微信号:sushang889)

上一篇

金箔江楠:传承千年的工艺,做健康的百年企业

下一篇

长顺集团孙炳良:守正出新,锻造敢于“亮剑”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