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商——工业数字化转型之道 > 吾道:一以贯之|《数商》序

吾道:一以贯之|《数商》序

  • 苏商通讯

    2020-06-18 15:43
  • 文:

    俞文勤
数商,是重新定义制造的人,是新制造的设计师。从苏商到数商的转变,不仅是身份的跃迁,更是认知的升级,行动的创变。

俞文勤
俞文勤
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在美国科幻作家罗伯特·希克利笔下,有一台“万能制造机”,你只要告诉机器你想要的东西,揿下按钮,一阵指示灯闪烁之后,成品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借助于这台神奇的5D打印机,人类可以打印出几乎所有的东西,从而真正迎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时代……
 
  如果说5D打印还很遥远,那么看一下正在发生的事实:从全球范围来看,正在飞速发展的3D打印技术,从开始的模具制造、工业设计,已逐步延伸到珠宝、服饰、医疗、汽车、航空等领域,只要打印机足够大,楼宇、船舶的“打印”,也完全不是问题。
 
  近年来,数字技术正以各种方式颠覆着传统制造领域,AI、大数据、云计算、5G等新技术让人眼花缭乱,云里雾里。是望洋兴叹,垂手而立,还是直面挑战,迎难而上?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江苏人,我长期关注实体经济,尤其是江苏实业界的发展。我非常欣慰地看到一批不同领域、不同规模的江苏实体企业率先迈开“实业+”转型的步伐:
 
  连锁巨头苏宁以数字化贯通多平台、多业态、全会员,以惊人速度布局智慧零售;
 
  装备巨头徐工将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融入产品研发、生产制造环节,不仅实现了自身的智能化,还发布汉云平台,推动行业的智能化;
 
  钢铁巨头南钢打造“JIT(准时制生产方式)﹢C2M(客户对工厂)”新模式,全速推进“数字化连接、智能化交互、自动化交易”工业生态建设;
 
  常州五洋纺机聚焦“智能+”,主打智能管理系统,建设数字化工厂,节省人工50%,提升效率5倍;
 
  苏州宝时得引入“美的”为其数字化打通供应链端核心业务,以智能化改造传统生产,成为搅动欧美电动工具市场的一匹黑马;
 
  南通天成科技,一家传统蛋鸡养殖企业,以智能化重塑蛋鸡全产业链,饲养12万只鸡只需1名员工,蛋清分离实现全自动化,每只鸡蛋全程可追溯;
 
  ……
 
  是的,随着新一轮数字技术与科技革命的汹涌浪潮,一个重大的产业变革正在到来。有人提前嗅到了暴风雨的气息,有的人还很懵懂。就像过去每一次重大的社会变革一样,总有人因为抱残守缺,抱着“祖宗之法不可变”的妄执而黯然消失于历史舞台。
 
  如果您是千万中国实业人中的一员,如果您在为实体经济的未来焦虑彷徨,那么,朋友,我正要和您好好谈谈。
 
        何以是“数商”?
 
  2019年5月,我供职的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下称“苏商会”)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第七届苏商大会的筹备工作。苏商会是江苏实业人心目中会员实力和品牌影响力最大、服务体系最完备、凝聚力最强的实业家组织。自2012年苏商会成立以来,每年7-8月份均例行召开苏商大会,已连续举办了六届。
 
  按照前期的征询和讨论,我们定下了“赋能新实业,再造新苏商”的主题,呼应的则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高质量发展”主基调,以及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背景下,对“崇实黜虚、奋斗追梦”的时代召唤。
 
  主题明确,定位清晰,第七届苏商大会按照既定方案呼之欲出,但我的心里却像有一块石头,始终没落下。弘扬实业精神、倡导创新求变,过去几年,我们的工作没少做。但面对新技术浪潮的涤荡,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以及实业界特别是传统制造业界的变革迷思,我们能否为传统制造人自身的转型,提供一个更清晰的路径呢?
 
  众所周知,江苏是制造业大省,整体规模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在制造业31个细分行业中,江苏有8个行业的收入排名位居全国第一,可以说,实业是苏商最鲜明的底色。
 
  我是媒体人出身,与江苏的工业企业打了20多年的交道。2004年,我欣喜地感受到江苏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和实业家群体涌现的力量,顺势提出了“苏商”概念。其后,创办《苏商》杂志,运筹苏商会,搭建苏商创服平台,持续为苏商品牌化和国际化鼓与呼。
 
  2017年3月,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在全省制造业大会上总结,“江苏靠制造业起家,也要靠制造业走向未来。”而此前的2016年底,由苏商会承办的“民营资本投资江苏大会”上,互联网与数字经济的代言人之一、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对着台下上千位江苏制造人“指手划脚”:“不是制造业不行,是落后的制造业不行,是你的制造业不行。”
 
  凡此种种,都在我的心中掀起过久久无法平息的狂滔巨浪。真正的企业家,是要面向未来的。我深刻地感受到,我们正在与一个时代挥手告别,而过去曾被传统制造业引以为傲的模式、路径、方法,正在日渐变得无力和失灵。
 
  打破一个旧世界,缔造一个新乾坤。苏商的下一站在哪?工业人如何破茧蝶变?2019年6月的一个夜晚,我在纸上,慎重写下了“数商”二字。从苏商到数商,我走了15年,而更多我所关注的苏商,我则希望他们能在我们长期探索的基础上,走得快些、更快些。
 
        苏商会的实践
 
  灵光一现,石头落地。后来的工作,推进得特别顺畅:
 
  2019年6月下旬,我以“数商”一词求证于江苏省发改委原主任、南京大学博导钱志新教授,他给予了高度肯定,并认真回答了我提交的苏商“数字化转型十问”。
 
  7月27日,以“技术+生态——数字时代实业进化论”为主题的首届数商大会在南京成功举办,首倡“数商”概念,发布《数字化转型白皮书》,吹响“苏商向数商转型”号角,引起广大苏商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
 
  什么是数商?钱志新教授认为,“数商”有两大内涵:
 
  第一,数字化以数据为战略资源,数商要提高对数据的认知水平和对数据的理解能力;
 
  第二,传统企业提高数字化能力上升为数字企业,在更高的维度上发展企业。
 
  随着研究和思考的深入,在本书中,我们把具备数字化转型顶层思维,拥有数字化领导力,运用系统的数字化理念和方法,推动企业持续深入开展数字化转型实践的实体企业领导人称为“数商”,并旗帜鲜明地提出,“数商是数字工业的新领军者”。与传统工业人相比,数商是“新型的资源整合者”,是“将‘企业家精神’经营到极致的企业家”,是“技术场景应用的‘易感人群’”。
 
  数商,是重新定义制造的人,是新制造的设计师。从苏商到数商的转变,不仅是身份的跃迁,更是认知的升级,行动的创变。
 
  我们是扎根江苏的产业观察者,通过参与承办世界智能制造大会(4届)、主办苏商领袖年会(14届)暨新工业革命策略峰会,撬动3000余家江苏制造企业一起,接受关于数字化转型最前沿的理念、技术、模式的洗礼,引导传统工业人迈向数字经济的新战场,以数字驱动实现价值创造和实业向新。
 
  我们是新知识的赋能者,通过开办智能制造领军人才班、新实业进化营、吾道书院,帮助传统工业人接受新知识,拥抱新变化,打开新世界。
 
  我们是新实业生态的连接者,致力于沟通新兴创业者、转型企业家、投资人三方,让传统产业通过技术、模式和资本的融合力量,重新焕发面向未来的活力。
 
  我们也是数字工业建设的躬身入局者,首倡“数商”这一概念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我们更在艰难的反刍和摸索中,开启自身的数字化重生之旅:着力开展“两化融合”服务,搭建“数字孪生”系统,上线“数商企云”平台,我们纵身跳入数字经济的汪洋大海。
 
  伴随着线上线下各项动作的推进,苏商会内部围绕战略、技术、人才的变革也顺势展开,这本身,正是本书中重点阐述的“数字化转型铁三角模型”的一次实际应用。
 
  从引领苏商、成就苏商,到帮助苏商转型数商,成为数字工业时代的新领军者,苏商会始终聚焦服务于工业制造业企业,始终坚守我们的 “吾道初心”,并誓将“一以贯之”。
 
        “一二有用事业”
 
  有趣的灵魂终会遇见。
 
  首届数商大会结束的当晚,一同参会并作分享的菲尼克斯中国公司总裁顾建党、德锐咨询创始人李祖滨二君,相约一起宵夜庆贺大会成功。当晚的烧烤滋味如何,我已不记得了。只是氤氲的灯光、翻腾的啤酒沫里,是不断蹦出的数商、未来、新工业、数字化的一个个名词。
 
  祖滨兄是著作颇丰的人力资源专家,建党兄是致力于“连接靠谱的人和事”的智能化战略实践者。三个不同背景却愿心一致的人走到一起,注定会发生点什么。连续几次的碰头会后,我们决定在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路上,再往前蹚一蹚,把我们对于工业文明面向未来的思考,认真地与中国的工业人们做一个分享和汇报,于是就有了《数商:数字工业的新领军者》这本书的写作。
 
  写作是与孤独作战,它需要不断的推演和持久的静气。正如大家所共同经历的那样,我们三人为本书收尾作最后一次连线的时候,正是中国新冠病毒疫情迎来峰值的2月底。疫情的肆虐让我们感同身受,扼腕痛心,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居家办公时间,让我们看到了实业人向数商转变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紧接其后,全国陆续吹响复工号角,但物资、用工、物流难题,让中国制造一度陷入两难。如果说,疫情是一面镜子,那么,照出的恰是制造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路上或快或慢的步履。
 
  经此一“疫”,中国“自上而下”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显现出强大优势。这与我们在本书中所揭示的制造企业转型逻辑颇为一致:企业家本人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第一发起人和最强推动力。本书也用较大篇幅着重阐述了数商的六项领导力修炼:敏捷迭代、创新突破、商业洞察、系统思维、变革决心、组织塑造。
 
  艰难困苦,玉汝与成。17年前,一场“非典”让淘宝、京东脱颖而出,2003因此成为名符其实的“电商元年”;2020,新冠病毒侵袭,我们由衷期盼,中国工业人迎来属于自己的“数字工业元年”。这是工业人的绝地反击,也是对时代课题的响亮回答。
 
  百余年前,苏商先贤张謇,在战火硝烟中,以一人之力,独步东南,给南通和中国实业界留下了宝贵的物质和精神遗产。他坚持“实业救国”理想,坚信“精神为立业之本”。他说:“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即不与草木同腐朽。”
 
  我们深知,在千千万万中国实业人丰富生动的实践面前,我们的思考和见识粗陋难免,但正如建党兄所说,“我希望自己是第一批数字化转型的‘吹哨人’之一,更希望是我们工业人推进数字化转型最坚定的探索者和践行者”!这正是我们为自己选定的“一以贯之”之道。我们热切地希望,这本书的出版能够帮助我们实现成为今天中国工业人阔步迈向数字工业新时代“摆渡人”的夙愿,成为我们一生中最值得回首和庆幸的“一二有用”之事。
 
  是为序。
 
2020年3月12日 南京莫愁湖畔

苏商会微信群现已上线!光速入伙,请加:苏商会小秘书(微信号:sushang889)

上一篇

顾建党:数字化转型,我们在路上!|《数商》序

下一篇

李祖滨:工业数字化转型,一代人的使命|《数商》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