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要闻 > 低调的“江苏股王”背后,往事并不如烟

低调的“江苏股王”背后,往事并不如烟

  • 苏商会

    2021-07-05 16:30
  • 文:

    苏商全媒体
6月30日,苏州“后浪”思瑞浦以551元的收盘价问鼎江苏“股王”宝座,一举挤下“前浪”射频芯片龙头卓胜微,引发舆论关注。

 
资本市场向来喜欢故事,对于行情滚烫的科创板而言,新的造富故事正在书写。
 
6月30日,苏州“后浪”思瑞浦以551元的收盘价问鼎江苏“股王”宝座,一举挤下“前浪”射频芯片龙头卓胜微,引发舆论关注。作为市值超千亿半导体龙头企业,卓胜微自上市以来,便成为资本眼中的“香饽饽”,曾创造两年上市时间总市值飙升32倍的奇迹。相较于“前浪”的耀眼光环,上市未满一年的思瑞浦目前的百亿市值与卓胜微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资本市场之上,结果是检验一切的标准,新晋“江苏股王”思瑞浦的崛起并非是偶然。同为模拟芯片细分领域的两家企业的成长有太多相似性,而在股王的成长背后则掩藏着一段江苏半导体产业不可言说的苦旅。
 
今朝芯痛仍在,往事并不如烟。
 
“908”往事
 
复旦大学恒隆物理楼二楼,在一台绿色的打字机前,新中国第一位大学女校长谢希德正站立着,低头仔细打印着基础科学的学术讲义,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半导体之母”,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一场将改变中国未来的“芯”征程正从实验室里走向未知的市场。
 
中国第一位大学女校长
 
半导体科学家们的畅想在一百三十多公里外走向了现实。在无锡的大王基,破天荒地传出了这样一个消息。一条从日本东芝远渡重洋而来的彩色电视机用双极线性集成电路生产线交出了一份“生产量超过3000万块”的成绩单。这座工厂也因此一举成为当时中国规模最大、具有工业化生产能力的专业化工厂。
 
这个工厂的代号为“742厂”。而为什么会是“742厂”?这一问题的答案需要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某种意义上,“742厂”是体制转型背景下的产物。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半导体产业与美日韩尚未形成较大差距,在吸收苏联技术与学习特殊渠道下引进的设备与工艺下,中国半导体产业以国营为主,在实验室里研发而出的半导体样品往往应用于国防军事。在国家“大力发展电子工业”的号召下,“742厂”成为国家批准的试点工厂,自主摸索着半导体研发与生产的道路,也为后来承接这条生产线奠定了坚实的产业基础。
 
然而,好景不长。技术的快速迭代下,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阵痛已初现。自主研发的火热浪潮下,中国的半导体产品并未走向市场。而在大洋彼岸,从研发之初便围绕市场起舞的美国已诞生了如AMD的半导体巨无霸企业。横亘在中美之间的鸿沟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早期国营企业因技术落后与资金不足,走向衰败,这些工厂需要考虑的问题有二——一是如何才能活下去,二是如何走向市场。
 
时代的浪潮下,生产需要跟着现状走。1989年,742厂与永川半导体无锡分所合并成立无锡华晶集团公司,在”振兴中国IC产业”的号召下,无锡华晶成为全国五大骨干企业之一,承载着中国芯征程的新期望。
 
“908项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央财政计划投资20多亿元用于建成一条6英寸0.8~1.2μm的芯片生产线。这条生产线的意义不言而喻,在科学家与企业家的眼中,这条生产线不仅是中国走上世界半导体舞台的入场券,同样也包含着极强的民族主义色彩。在精心设计的项目书里,该项目被蒙上了些许梦幻的色彩——由经验丰富的无锡华晶承接,芯片技术从美国朗讯购买,但落于实地,在每一次具体的决策时都充满着博弈与艰难。
 
审批花了2年,引进生产线花了3年,建厂用了2年,7年的时间里,“摩尔定律”的飞轮加速,国外主流技术已更新了4代。“投产即落后”的华晶从繁盛走向衰败。
 
实际上,“908”也正是一个重要分界线。无论是此前的“907”,抑或是后来的“909”,无疑都是砸钱砸出来的项目,体现的是政府、企业与市场的共同运作。屡屡折戟的原因正在于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未掌握核心科技。在迭代的技术周期下,企业斥巨资引进的技术很快落后,于是再开始引进技术,循环以往陷入了“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的怪圈之中,依赖发达国家淘汰的工艺与二手设备,根本无法实现产业的升级。
 
“908”之后,中国半导体陷入了泥泞之中,但星星之火却仍继续燃烧着。后来,人们发现,“908”工程系列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正在下一个半导体发展周期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南有思瑞浦”
 
将视角转回如今的“江苏股王”思瑞浦身上,“908”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正在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身上显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三重机遇的叠加下,形成了两分天下的模拟芯片国产格局——“北圣邦,南思瑞浦”。
 
思瑞浦上市敲钟
思瑞浦上市敲钟
 
模拟芯片究竟为何能成为资本市场上的“香饽饽”?首先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模拟芯片产业的基本面究竟成色几何。一般来说,模拟芯片是作为半导体的“心脏”集成电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电源管理与处理信息链的作用。相关统计显示,目前中国信号链芯片市场规模约400亿元,其中模拟信号链芯片约占200亿元,平均国产率不足10%,增速6%左右。
 
在巨大的供需错位下,模拟芯片国产化成为新的风口,而思瑞浦输出的产品正是以信号链模拟芯片为主。简单来说,信号链芯片就像是一座连接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的“桥梁”,可将现实中的光、电、温度等信息转化为数字信号,目前的应用领域涵盖工业、航空航天、消费电子等多领域,因成本低、性能稳定等优点而备受市场看好。
 
思瑞浦
思瑞浦产品应用图
 
创立于2008年的思瑞浦生逢其时,自诞生便踩准了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黄金时代”。这是个懂得以资本杠杆撬动产业升级的时代,这是个“908”工程正发挥蝴蝶效应的时代。
 
在这样的背景下,思瑞浦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利。
 
第一是“天时”。此刻,经历过转型阵痛的中国半导体产业跳出“砸钱生产”的桎梏,学会运用市场规则给予企业相对灵活自主的经营权,一大批或大或小的围绕芯片设计、制造以及封装测试的民营企业应运而生,如设计研发领域的华为海思与制造代工领域的中芯国际,这些充满活力的民营企业在各自领域里蓬勃发展。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天时”因素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规模的扩大。此项基金的成立向社会资本敞开大门,以金融链加快技术的落地,并在行业内上演了“蛇吞象”的并购整合热潮,加快了半导体龙头企业的自我进化。
 
龙头企业的崛起催化了更为细分的半导体产业链,细分领域的“卡脖子”难题随国际形势渐渐走入人们视野中。无论是思瑞浦,抑或是卓胜微,都处于半导体设计研发的关键环节,背负着实现国产替代的重要使命。
 
第二是“地利”。尽管“908”系列工程推进艰难,但得益于产业溢出效应,一大批配套企业相继崛起,为引进龙头企业提供了重要的产业基础支撑。以思瑞浦为例,为何在竞争激烈的长三角中选择苏州?某种意义上,正是苏州这座城市的“地利”——集群化优势。
 
作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起步较早的城市之一,苏州借助工业园区、昆山等区域的灵活政策优势,吸引了一大批芯片制造项目落地,也一举成为半导体下游产业链封测领域的产业重镇。
 
但在发展过程中,苏州半导体的薄弱地带跃出地表。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下游封测产业的火热发展下,却是苏州中上游芯片设计领域的发展滞后。
 
这片制造业沃土急需更具“含金量”的高科技企业拉动产业链的高端化,而这与思瑞浦的需求不谋而合。一个需要高科技企业,一个则需要产业链的配套,苏州是思瑞浦的最好选择。
 
第三是“人和”。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七十多载的发展中,“海归派”是中国半导体产业人才队伍的重要支柱。思瑞浦的创始人周之栩与应峰皆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且都有芯片龙头企业的从业经历。
 
周之栩曾就职于摩托罗拉,而应峰则有德州仪器的经历背书。以声名赫赫的德州仪器为例,这家在半导体行业闯荡六十余年的老牌企业至今仍保持着模拟芯片的龙头地位屹立不倒。应峰于1998年6月加入德州仪器,恰恰是德州仪器入局模拟电路的关键时刻。
 
“海归派”的自主创业恰好组成了新时代里我国半导体产业星光熠熠的人才谱图,他们带着国外的先进经验归国创业,借力政策红利,在广阔的国内市场里大施拳脚。澜起科技的杨崇和与中星微电子的邓中翰都是硅谷出身、圣邦微电子的张世龙则来自德州仪器,而同在江苏的卓胜微许志翰则担任过美国东芝的工程师职位……
 
2020年9月,思瑞浦登陆科创板,其写下的这一笔对模拟芯片国产化来说,意义深远。“江苏股王”固然是资本市场喜闻乐见的新故事,但故事之下却蕴藏着几代半导体人的努力。
 
过去、现在与未来
 
从“908”的故事到“江苏股王”的故事,在半导体产业走过的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里,思瑞浦仅仅是重要的观察窗口之一,其在资本市场中的突出表现并不能掩盖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痛点。
 
资本的高光下,思瑞浦的面前仍有一座座难以逾越的高墙。中科院院士王阳元作为芯片领域的专家,曾多次提及芯片之痛,言辞激烈:“人家卡我们的脖子,我必须得把这个解决掉,我们不攻克这个难关死不瞑目。”
 
周之栩
▲周之栩
 
加快技术的落地应用需要产业与市场化运作。在科创板上市前,思瑞浦董事长周之栩在路演环节中有这样一段话,恰好证明了这样的规律:
 
“公司将一直秉持‘正直、责任、合作、创新’的企业文化价值观,为员工提供优质的培训和可持续的职业发展空间。公司将坚持‘有效成本,零缺陷,零失误’的总体质量方针,为客户提供优质可靠的产品与服务,持续提升公司的行业竞争力和行业地位。”
 
上市未满一年,从2020年思瑞浦的年报来看,尽管实现了营收增长,但对标国外巨头,模拟芯片国产化道路仍然是前路漫漫。一般认为,目前全球模拟芯片格局已呈现稳定趋势,这一“强者恒强、赢家通吃”的行业,并不缺乏思瑞浦这样的新兴势力。
 
从具体营收数据来看,2020年,思瑞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86.61%。其中,信号链模拟芯片收入为5.45亿元,同比增长83.28%,电源管理模拟芯片收入为0.22亿元,同比增长 242.89%。这一数据与国外巨头营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当然,将思瑞浦与德州仪器等巨头横向比较,稍显不公平,毕竟技术的乘数效应是数十年累积而来。但在5G与新基建的发展下,随着模拟芯片的应用领域从消费电子向工业转移,工业智造将成为国内模拟芯片拓荒的“富矿”,这同样也是思瑞浦等企业角力的新赛道。
 
毫无疑问,关于“江苏股王”的这一故事,思瑞浦已讲述得有声有色。但关于未来,手握“天时、地利与人和”一手好牌的思瑞浦仍需久久为功的坚守。
 
 
参考资料:
李新剑等:《建国以来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历史与启示》
半导体行业观察:《模拟芯片市场暗流涌动》
方正证券研究所:《半导体行业专题报告:国产模拟芯片研究框架》
奔流财经社:《重磅!苏州思瑞浦成为江苏新股王》
江苏金融圈:《江苏“股王”宝座易主》
 

苏商会微信群现已上线!光速入伙,请加:苏商会小秘书(微信号:sushang889)

上一篇

三县晋级!江苏16个“千亿县”都有谁?下一个会是谁?

下一篇

沉痛悼别!扬子江药业掌门人徐镜人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