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旧版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第三方登录
热门文章
独家专访!爱穿旗袍的“财经女侠”,用3个小故事就把苏商的转型痛点讲透了(附演讲实录)
苏商网 2017-04-19 文:苏商全媒体 张寄尘 阅读次数:120


  叶檀说她在正式场合只穿两种衣服,一是旗袍,二是西装。这两种服饰风格承载着中西方两种对比鲜明的文化,正如叶檀所居住的上海,高密度汇聚了江南吴越文化与西方工业文化的融合。


  在4月18日下午举办的苏州美罗百货·2017苏商财智女性年会暨第二届金茉莉颁奖典礼上,叶檀向来自全省各地的300多位女企业家们作了一次“演讲”,用她自己的话讲,是给大家“讲几个故事”。在故事开讲之前,苏商全媒体记者对叶檀作了一次专访。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财经女侠”,果然一袭素淡海派旗袍,不开口讲话时是江南女子的婉约浅淡,开口时干脆利落,言辞深度与这身旗袍的浅浅淡淡同样对比鲜明。


  苏商全媒体:听闻叶老师喜欢穿旗袍,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叶檀:是的,我喜欢穿旗袍,但是要买到合身的旗袍并不容易。


  Q:作为一名女性,您在财经评论界做到了顶峰,今天到会的也有很多江苏省内比较成功的女企业家,在财经评论界和商界这两个领域,女性要走向成功,自身需要具备怎样的特质?


  A:无论在哪个行业都一样,女性想要成功需要克服一点东西,第一就是需要坚韧不拔,第二是要克服感性,然后是克服女性自身甚至包括生理上的局限。在我的眼里,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女性首先要忘记自己的性别,然后工作到一定程度时,对于女性来讲,需要一种开阔的眼界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去做事,这一点上和男性其实是一样的。


  很多人会问女性做企业、做事业需要有点什么东西,什么特质,我倒觉得不需要,首先生而为人,如果要把企业做好、成为成功的企业家,或者取得事业成功,需要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一是对于行业的状况要有非常深刻的理解,二是需要有一种很强韧的东西,你要坚持,还需要有“活下去”的勇气,因为事实上无论创业做企业也好,做事业也好,绝大多数、90%以上都是会“死亡”的,所以你要先想清楚,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可以怎么样,你的成本是不是可以控制。想清楚之后就坚决地去做,没有什么好多想的。最主要的是第一想法明确,第二是一个执行力的问题。很多人会问女性怎么样,我想说的一句话就是你要忘记自己的性别。一个人如果想靠性别去做一些事情,那么别人一定不是真正要跟你合作做事,而是看中你的性别,这样是不可能成事的。


  Q:当一个事业型的女人同时充当母亲、妻子、女儿等多种角色时,如何均衡相互之间的关系,把各种角色演绎到位?


  A:这个其实就是一个事业与家庭的平衡问题。家庭问题是没有一定执规的,如果你一定要忙事业,我相信照顾家庭一定会少,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能够照顾家庭的人,并不是说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内,你要找到一个跟你价值观相近并且愿意做出牺牲的人。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事情,这样的组合可以形成一个相对和谐的家庭。当然,如果说要做事业、不结婚,我觉得也可以把这所有东西都视作浮云,不要看得太严重,就算是没有机会结婚,我觉得也不是一个特别大不了的事情,平淡地看待就是。


  从来都是女性被问到怎么去均衡事业与家庭,很少有人去问男性同样的问题,因为大家都觉得男性在外面奔波,有个太太在家里打理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人会觉得奇怪,那么为什么会有很多人去问女性这个问题呢?事实上社会上对于女性肯定是持有一种特殊的看法。我觉得只有抵抗这种看法,你才可以往前走。


叶檀被聘任为苏商金茉莉魅力学堂首批导师


  Q:您对经济史尤其是明清经济史有着深入的研究,那么您如何看待苏商群体的历史流变?


  A:江苏其实可以分成两部分:一个是苏南,一个是苏北。苏南这个地方的特点是很明确的,因为它是中国最早的出口集散地。苏南的地位包括它那时候跟全球经济的联系、它的出口、它的商业化其实都非常发达。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的话,国际化和商业视野是苏南这一块商人的一个显著特色。至于苏北,当时不接近港口,以农业为主,在商业上想取得成功的话,就要吃苦耐劳,因而,苏南苏北商人的特质是不一样的。


  Q:相对于其他商帮,您认为苏商具有什么样的群体特征或者说共性?


  A:苏商跟徽商、晋商其实是很不一样的,尤其是与徽商相比。因为历史上徽商的出现有其先天不利的因素,有一句话叫“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当地的土地很少,都是山地,必须要往外面人口多的地方走,到外面做生意才能养活自己。而苏商则有两个有利之处,一是刚才说到的国际视野,早在宋代、元代就参与到全球经济中去了,进出口贸易都是很发达的。二是比较规范化。同样是沿海地区的经济,江苏和浙江就很不一样。相对来说,浙江省的草根气息更浓厚,民营企业特质更加突出,生命力强,但同时相对也不那么规范,比如造假这种情况一度会有。而江苏这边的商人,从以前的乡镇企业到后来的民营企业包括比较大的企业,做得相对规范一些,但有可能在外人看来生命力没有那么强,但是它的规范化程度是不一样的。


  Q:作为一个制造业大省,江苏以擅长“做东西”而著称。您怎么看待当前的实体经济与资本市场的关系?比如,实体企业到底该不该上市,或者说在什么情况下该上市?


  A:上市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和不适合。我们知道有一些企业是需要上市的,哪些企业呢?比如说一个企业的研发经费很高,或者需要短时间内集中大量的资源来扩大规模。这样的企业上市是比较好的。我们知道,如果没有纳斯达克,我们很难想像美国的创新,很多创新创业的公司需要风投,所以上市是必需的。另外一种企业就是短时间内想要把规模做大,在中国最典型的就是“两桶油”,想要快速做大规模就要上市。还有就是像美国在镀金时代的钢铁企业也是出于同样的需求才要上市。


  但是另外一些企业,其实并不需要上市。我们知道的日本有一家做寿司很好的小野二郎的寿司店,从来没想到过要上市,因为它不需要扩张。另外一些做制造业的,在行业内做得很好,现金流也很好,但是没有必要在全球扩大规模,很典型的就是老干妈。老干妈是典型的家族制股权结构,没有想过要上市,而且它的现金流已经很好了。所以这些企业事实上都不需要上市。


  Q:您认为商会组织在中国的现状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A:现在商会的作用很大。我在全国各地,看到有两种会的作用、能量都很大。第一个就是商会,中国有很多资源集中在商会。第二个是同乡会,中国现在处于一个人口大分裂、大移民的时代,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移民像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从苏北到苏南,从江苏到全国各地,从全国各地到江苏,在各种商业活动中,同乡会就显示出它的力量来。从中国历史上来说,商会和同乡会都有,我们现在是在恢复过去传统的制度。但是,现在的商业内涵是不一样的,相对来说视野更为现代。


  Q:苏商会自2012年成立以来,至今已经走过5年,今年5月将举办5周年庆典。您对苏商会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希望吗?


  A:祝福苏商会,祝福江苏的企业家,愿越来越好,蒸蒸日上!


  以下为叶檀演讲实录(有删减):


  我平时喜欢走来走去说,今天只有15分钟,我就站这儿跟大家讲讲故事。




  故事一:现在持有现金的人都是活雷锋


  第一个我想说宏观经济,说宏观经济就要说房地产,我想请问诸位,现在房地产遭到政府非常强力的打压,大家觉得还可以买房吗?这个是一个千古谜题,每次我们响应号召说不买时,十年之后发现我们再也买不起了。接下来我们还是会陷入这样的循环,这跟我们的宏观经济有关。


  我们知道现在的经济都在“脱实向虚”,因为我们现在的经济确实是资产价格非常高。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在苏州市中心或者是金鸡湖畔买到房子,这几年应该翻倍了,对不对?如果是在南京买房子,南京的房价这几年在国内算是增速比较高的,应该是排名前十的,一直在涨。很多人说,接下来是不是不涨了呢?


  我告诉大家一个数字,接下来我们的广义货币会采用“稳健中性”的形式。我们不会大发货币,但是货币这30年最低的增速就是去年,实际增速是11.3%。那我们的广义货币,从1990年到2016年,26年涨了多少倍?大家都觉得自己很有钱了,不是我们有钱了,是钱多了。台风来了,猪都会飞,我们都在天上。26年,我们的广义货币增长了101倍,那么如果是以现在最低的增速11%来计算,现在我们的广义货币已经到155万亿了,26年前是1.53万亿。1.53万亿的概念是,我们现在一家大型公司的总资产就超过了1万亿,当时一个国家发的货币等于现在一家公司的总资产。如果是以11%的增速,我算了一下,7年左右货币就将翻番,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货币是155万亿,即使最最保守来估算,7年之后,我们的广义货币到310万亿。所以到时候房子就不是5万一平,而是10万一平。有人说你妖言惑众,这真不是我说出来的,事实就是如此。


  很多人说,我们的货币不能少发一点吗?不行,中国的企业负债是全球第一位的,而且最近几年从地方政府到企业都在逃债。第一个就是我们的地方政府,最近这几年在做什么呢?之前欠债达15万亿,后来做了一个地方债的置换,也就是说,短债变成长债了,而且信用不好,地方债的利息反而下降了。还有就是大家要清楚,今年有一个很重要的金融情况,除了加强监管之外,最近在债转股,我们的债要变成股票,它还不出来了,你拿着股票有什么用呢?但是这样子债务就没了。债转股今年的规模是多少?我刚才查了一下数据,有可能到5千亿左右。


  所以现在就是谁拿着现金,谁是倒霉蛋。你手上拿着现金,你一定是活雷锋。将来的现金货币购买量一定会下降。3年前1千万在深圳、在苏州可以买到很好的房子,3年后1千万在深圳可以买到什么样的房子,大家心里都有数,深圳的房价已经翻倍,对不对?现在即使深圳的房价不再怎么上涨,你1千万也买不到太好的房子。我上次到深圳去,深圳南山区那边以前是比较偏的地方,2年前4万5的房子现在最起码卖6万5。


  所以大家手上拿着现金要干什么?无论如何一定要变成资产,一定要投资。资产有各种各样,有高科技的资产,有房地产的资产,有其他的资产,但是你手上的钱必须变成好的资产,才能顶得过这一轮的通货膨胀。


  很多人说你胡说,我们没有通货膨胀,我们现在都产能过剩。今天沙钢的龚总在这儿,我们的钢铁产能过剩吗?但是从去年到今年,钢铁的价格涨了多少?大概四五年前,我在上海买房子,那时候房价在下跌,因为我要办公司,就买了办公的场地,买的是二手房。卖给我的人他怎么都不相信,现在房价跌,将来还要跌,你为什么还买房子?对我来说很简单,如果在上海、北京这种中国最先进的城市,资产价格下跌了,那也就意味着这个时候,你持有人民币就是错的,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的金融危机一定发生了,债务泡沫就破灭了。因为资产价格下降,债务肯定要破灭,不然的话无法对应。


  他想来想去想不通,他觉得房价不会涨,卖掉是对的。但是他认出我,他觉得我买一定有道理,最后他怎么也想不通,我多给了他1万块钱作为精神补偿,免得他晚上睡不着觉。他当然现在很后悔,因为这几年是中国房价上涨最高的几年。


  但是我并不是说让大家一定要买房子,而是说,我们手上的现金要换成最好的资产、优质的资产,才能抵得过这个通货膨胀的影响。很多人说,我囤什么赚钱?现在全国的牛肉面店,一碗牛肉面,肉稍微好一点厚一点的多少钱?我查了一下大城市是14到15块钱,那么30年前,1986年在兰州一碗牛肉面多少钱?2毛钱、3毛钱,当时就是这个价格。所以如果真能囤下来,也涨了50倍了。而且我告诉大家,食品是涨价最慢的资产,因为它关系到民生,食品之外的价格上涨更高。


  故事二:实体企业要到更穷的地方去投资


  第二个,既然我们整个形势是全球都在高负债化,现在要收缩负债,但是收缩得也有限,那么将来哪些企业会成功?这个就是说到实体企业的问题了。我再给大家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大家知道浙江嘉兴海宁那边有一个最重要的产业——皮革。10年前我有一个亲戚去给皮革做配套的经编,当时他已经问我说,姐,我发现我们的工人的工资越来越高了,我怎么做也不赚钱了。然后,他问了我两个问题,一个是我要不要把我的厂关掉?第二个是我边上有一个亲戚还有一块地,我要不要把这一块地买回来,形成一整块地?然后我给了他非常明确的两个答案,第一赶紧关厂,我说这话是有前提的,因为他要技术没技术,要文凭没文凭,就是靠血汗,而2000年之后血汗时代已经过去了。你如果在沿海地区再去创业做传统制造业的话一定完蛋,就是让自己死得更快,所以传统制造业在沿海地区是绝对不能做的。


  中国现在的民营企业投资率是有史以来几乎最低的,才3.8%,也就是说大家赚了钱之后,基本上就不投资到实体里面去了。现在民企投资那么低,到底为什么?说白了就一句话,翻译成大白话、实话,就是投了也不赚钱,所以不投。


  传统的制造业我很不看好,那什么东西是可以做的,可以赚钱的?


  我们苏州的企业家,做汽车零配件,有的做得很困难,不赚钱,但是江苏这儿有的企业家做得很赚钱,我一个朋友给宝马做配套的,做得很好。为什么?他做两件事情,第一你要成本最低,必须在全球布局,就是现在在中国的东部沿海地区不能设厂,你要到哪儿设厂?印度,斯里兰卡,越南。


  沃尔玛超市,就是卖最便宜的东西,你把沃尔玛的东西拿出来翻翻产地,都是哪儿产的?如果5年前90%都是中国产,现在90%不是中国产,说明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在节节下降。什么样的企业能生存?传统制造业能生存吗?能生存。


  有一家企业我认为他成本最低,在全球布局,效率很高。我看这家企业在哪里,我就知道传统制造业已经转入到哪里。那家企业叫富士康,30年前他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布局,现在到哪儿布局了?中国的中西部,然后是到南美、南亚那些地方。所以实体企业如果还想有成本优势,必须到比中国更穷困、工资要低得多的地方去布局。


  故事三:制造业要往高端服务上去做


  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企业能够活下来?我今天上午去了美罗百货,说实话,像上海的百货商店我也去过,我一般都觉得做得不好,那么同样做百货,或者同样做这些东西,什么样的才能够生存?刚才在说高科技,比如说像我本人,除了做新媒体,还做财经分析,然后还有一些投资。像我们这个行业,大家觉得,竞争很少,没有人做,就“北胡南叶”两个人,这是胡说。我们这些人的背后都是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同样的行业里面创业,竞争绝对是激烈的。我们能做的就是打造自己的特色,使得谁也替代不了我。我们知道像中国的高铁,那么多的螺母螺件,全球有一家企业规模并不大,做得极端的好,就是日本专门生产铁路零配件螺母的一家企业。在这样的行业里面,就只能做特色。


  那么最后,我要说的是,大家看看我身上这身衣服(旗袍),平时我是休闲装、T恤、牛仔,正式场合我穿两种衣服,一种是旗袍,另一种是西装、正装。我走出来让大家看,是想说什么呢?就是我们如果要做到极端的好,一定是往高端服务去做,往精神层面去做。我站出来给大家看,事实上我的潜台词是,我很不满意这样的衣服。第一,它看起来比较粗糙;第二,它真不是正式场合穿的,比如开衩的问题,就中国现在的旗袍,你如果不定做,去买的话,你发现开衩特别高,绝对不是良家妇女穿的衣服。但是你要做得好的话,会做成一个高端服务行业。再比如说我做社群,假设现在后台有100多万人,你把这100多万人的尺寸都量起来,然后根据他的整个面貌来设计一套东西的话,你会给他提供最完美的一个形象,以最适合他的整体的一款去打造。这叫作大数据,就是你把每个客户的大数据拿下来,然后给他做一个精致打造,事实上你做的绝对不是传统制造业,这个时候一定做的是高端服务业。而高端服务业,我觉得未来在国内是非常看好,非常有前景的。


  最后再给大家说一个故事。这个高端的服务业,一定要有信用。我觉得现在中国制造业是信用不够,包括我们刚才说的电商。我问大家,你给你太太买一个戒指买一个宝石,你会到网上去买吗?你买买餐巾纸就算了,你买这种东西一定不会到网上买,所以最后我想跟大家说的是,在这种高端服务业里头有无限的前景,在我看来就是现在中国所有稀缺的资源都是出在服务行业的,医疗、卫生、教育、文化……有这么多的资源,有这么多稀缺的东西需要我们去做,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做好?最后我希望的是,今天在座的有没有女企业家是做旗袍的,如果有的话帮我来量量尺寸,谢谢。


评论
 
 
评论信息
热门文章
活动预告
时间:2017年4月18--28日
地点:美国旧金山、硅谷、洛…
时间:2017年5月18日下午
地点: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太…

苏商传媒运营  苏商网www.sushang.cn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8276  苏公网安备 32010502010124号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